当前位置:www.planetwin365.com > 计量泵 >
尚口乃 穷”也
尚口乃 穷”也
发布时间:2019-11-04 来源于:未知

古典散文篇·柳宗元文集 齐豫生 编著 新疆青少年出书社 义务编纂 : 杜芳清 封面设想 : 张诗伟 图书正在版编 目 ( CI P ) 数据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齐豫生, 夏于全从 编. —乌鲁木齐: 新疆青少年出书社, 2000 . 4 I SBN 7- 5371- 3677- 7 Ⅰ. 中. . . Ⅱ. ①齐. . . ②夏. . . Ⅲ. ①诗经②楚辞③ 赋- 中国- 古代- 选集④古体诗- 做品集- 中国- 古代 Ⅳ. I 2 11 中国版本藏书楼 CIP 数据核字 ( 2000) 第 0 87 81 号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齐豫生 从编 夏于全 新疆青少年出书社出书刊行 ( 乌鲁木齐市胜利 100 号 邮编: 83000 1) 全 国新华书店经销 省沙河市第二印刷厂印刷 850× 1168 毫米 32 开本 1100 印张 35000 千字 2000 年 4 月第 1 版 2 000 年 4 月第 1 次印刷 印数: 1—2 000 册 I SBN 7-5371-3677-7/ I ·1347 全套订价: 3988 .00 元 若有印拆质量 问题请间接 同印刷厂互换 柳 宗 元 柳宗元, 字子厚, 河东人。登进士第, 应举宏辞, 授校书郎, 调蓝 田尉。 贞元十九年, 为监察御史里行。王叔文、韦执谊用事, 尤奇待宗元, 擢 尚书 礼部员外郎。会叔文败, 贬永州司马。宗元少精警绝伦, 为文章雄深雅健, 踔厉风发, 为其时流辈所推仰。既罹窜逐, 涉履蛮瘴, 居 闲益 自吃苦, 其堙 厄感郁, 一寓诸文, 读者为之悲恻。元和十年, 移柳州刺史。江岭间为进士 者, 走数千里, 从宗元逛。经指授者, 为文辞 皆有法, 世号柳柳州。元和十 四年卒, 年 四十七。集 四十五卷, 内诗二卷。今编为四卷。 柳 宗 元 文 集 卷一 书 取李翰林建书 杓曲脚下: 州传遽至, 得脚下书。又于梦得处得脚下上次一书, 意皆勤 厚。庄周言: 逃蓬?者, 闻人脚音, 则跫然喜。仆正在戎狄中, 比得脚下二书 及致药饵, 喜复何言! 仆 自客岁八月来, 痞疾稍 已。往时间一二 日做 。今一月乃二三做 。用南 人槟榔馀甘, 破决壅隔大过, 阴邪虽败, 已伤邪气 。行则膝颤, 坐则髀痹 。 所欲者补气丰血, 强筋骨, 辅心力, 有取此宜者, 更致数物 。忽得 良方偕至, 益善 。 永州于楚为最南, 状取越相类 。仆闷即出逛, 逛复多恐。涉野有蝮虺、 大蜂, 仰空视地, 寸步劳倦 。近水即畏射工、沙虱, 含怒窃发, 中人形影, 动成疮肬 。时到幽树好石, ?得一笑, 已复不乐。何者? 譬如囚拘圜土, 一 遇和景, 负墙搔摩, 舒展支体, 当此之时, 亦 认为适 。然顾地窥天, 不外寻 ·154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丈, 终不得出。岂复能久为舒畅哉? 明时苍生, 皆得欢喜。仆士人, 颇识古 今理道, 独怆怆如斯 。诚不脚为理世下执事, 至 比笨夫笨妇又不成得, 窃 自 悼也。 仆曩时所犯, 脚下适正在禁 中, 备不雅本末, 不复逐个言之 。今仆癃残顽鄙, 不死幸甚 。苟为尧人, 不必立事程功, 唯欲为量移官。差轻罪累, 即便耕 田 艺麻, 取老农女为妻, 生男育孙, 以供力役 。不时做文, 以咏承平 。摧伤之 余, 力量可想。假令病尽 已, 身复壮, 悠悠, 越不外为三十年客耳。前 过三十七年, 取瞬息无异。复所得者, 其不脚把玩, 亦已审矣。杓曲 认为诚 然乎? 仆近求得经史诸子数百卷, 常候和悸稍定, 时即伏读, 颇见存心、 贤士君子立志之分 。著书亦数十篇。心病言少次序递次, 不脚远寄, 但用 自释 。 贫者士之常, 今仆虽羸馁, 亦甘如饴矣。 脚下言已白常州煦仆。仆 岂敢世人待常州耶? 若世人, 即不复煦仆矣。 然常州未尝有书遗仆, 仆安敢先焉? 裴应叔、萧思谦, 仆各有书, 脚下求取 不雅之, 相戒勿示人 。敦诗正在近地, 简人事, 今不克不及致书, 脚下默 以此书见之 。 勉尽志虑, 辅成一王之法, 以宥罪戾 。不悉。宗元 白。 寄许京兆孟容书 宗元再拜五丈座前: 伏蒙赐书诲喻, 微悉沉厚, 欣跃, 疑若梦寐, 捧书叩头, 悸不自定。伏念获咎来五年, 未尝有素交大臣肯书见及者 。何则? 罪谤交积, 群疑, 诚可怪而畏也。以是兀兀忘行, 尤负沉忧, 残骸余魂, 百病所集, 痞结伏积, 不食 自饱 。或时寒热, 水火互至, 内消肌骨, 非独瘴 疠为也。忽捧教命, 乃知幸为大君子所宥, 欲使膏肓沉没, 复起为人 。夫何 素望, 敢 以及此? 宗元早岁, 取负罪者亲善, 始奇其能, 谓可 以共立, 裨 。过不 自料, 勤勤奋励, 唯以信义为志, 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 务 。不知笨陋, 不成力强, 其素意如斯也。末孤危, 盵塞腗腘, 事既壅隔, 狠忤贵近, 狂疏缪戾, 蹈意外之辜, 群言沸腾, 交怒 。加 以素卑贱, 暴 起, 人所不信 。射利求进者填 门排户, 百纷歧得, 一旦称心, 更制怨瞙, 以此大罪之外, 诋诃万端, 旁午腷扇, 尽为敌雠, 协心同攻, 外连失职 者 致使其事 。此 皆丈人所闻见, 不敢为他说 。怀不克不及已, 复载翰札 。此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55 · 人虽万被诛戮, 不脚塞责, 而岂有赏哉? 今其党取, 幸获宽贷, 各得善地, 无公务, 坐食俸禄, 明德至渥也, 尚何敢更俟除弃废痼, 以但愿外之泽哉? 年少气锐, 不识几微, 不知当否, 但欲二心曲遂, 果陷刑法, 皆自所求取得 之, 又何怪也? 宗元于众党人 中, 最甚 。神理降罚, 又不克不及即死 。犹对人言语, 求 食 自活, 迷不知耻, 日复一 日。然亦有大故。自以得姓来二千五百年, 代为 冢嗣。今抱很是之罪, 居夷獠之乡, 卑湿 昏?, 恐一 日填委沟壑, 旷坠先绪, 以是怛然悔恨, 心骨沸然。茕茕孤立, 未有后世昆裔。荒陬中少士人女子, 无取 为婚, 世亦不愿取罪人密切, 以是嗣续之沉, 不停如缕 。每当春秋时飨, 孑 立捧奠, 顾眄无后继者, 懔懔然欷欷惴惕, 恐此事便 已, 摧心酸骨, 若受锋 刃, 此诚丈人所共悯惜也。先墓正在城南, 无异后辈为从, 独托村邻 。自谴逐 来, 动静存亡纷歧至乡闾, 从守者固以益怠。日夜哀愤, 惧便毁伤松柏, 刍 牧不由, 以成大戾 。近世礼沉拜扫, 今 已阙者四年矣。每遇寒食, 则北 向长 号, 以首顿地 。想 郊野道, 士女遍满, 皂隶佣丐, 皆得上父母丘墓, 马医、 夏畦之鬼, 无不受子孙逃养者 。然此 已息望, 又何 以云哉! 城西无数顷田, 树果数百株, 多先人手 自封植, 今已荒秽, 恐便斩伐, 无复爱惜。家有赐书 三千卷, 尚正在善和里 旧宅, 宅今 已三易从, 书存亡不成知。皆付受所沉, 常 系心腑, 然无可为者 。立品一败, 万事瓦裂, 身残家破, 为世大磢 。复何敢 更望大君子安抚收恤, 尚置人数 中耶? 是 以当食不知辛咸节适, 冲凉盥漱, 动逾岁时, 一搔皮肤, 尘垢满爪 。诚忧恐哀痛, 无所告诉, 以致此也。 自古贤人才士, 秉志遵分, 被谤议不克不及 自明者, 仅 以百数 。故有无兄盗 嫂、娶孤女云挝妇翁者, 然赖好汉, 别离, 卒光史籍。管仲遇盗, 升为功臣; 匡章被不孝之名, 孟子礼之 。今 已无前人之实为, 而有其诟, 欲 望之 明己, 不成得也。曲不疑买金 以偿 同舍; 刘宽下车, 归牛村夫 。此 诚知疑似之不成辩, 非 口舌所能胜也。九五至尊官网,郑詹于晋, 终 以无死; 钟仪南音, 卒获返 国; 叔向囚虏, 自期必免; 范痤骑危, 以生易死; 蒯通据鼎耳, 为齐 上客; 张苍、韩信伏斧禿, 终取将相; 邹阳狱 中, 以书 自活; 贾生斥逐, 复 召宣室; 倪宽摈死, 后至御史医生; 董仲舒、刘 向当诛, 为汉儒宗。此 皆確伟博辩奇壮之士, 能 自 。今 以?怯??, 下才末伎, 又婴惊骇痼病, 虽欲攘臂, 自同昔人, 愈疏阔矣! 贤者不得志于今, 必取贵于后, 古之著书者 皆是也。宗元近欲务此, 然 力薄才劣, 无异能解, 虽欲秉笔?缕, 荒耗, 前后遗忘, 终不克不及成章。 ·156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往时读书, 自以不 自矵畅, 今 皆顽然无复省录 。每读前人一传, 数纸 已后, 则再三伸卷, 复不雅姓 氏, 旋又废失。假令万一除刑部囚籍, 复为士列, 亦不 堪用矣! 伏惟兴哀于无用之地, 垂德于不报之所, 但 以存通家宗祀为念, 有可动心者, 操之勿失。虽不敢望归扫茔域, 退托先人之庐, 以尽余齿, 姑 遂少北, 益轻瘴疠, 就婚娶, 求胤嗣, 有可吩咐, 即冥然长辞, 如得甘寝, 无复恨矣! 书辞繁委, 无 以自道 。然即文 以求其志, 君子固得其肺肝焉。无 任恳恋之至 。不宣。 取杨京兆凭书 月 日, 宗元再拜, 献书丈人座前: 役人胡要返命, 奉, 壮厉感发, 铺陈泛博 。上言推延贤隽之道, 难于今之世, 次及文章, 末 以笨蒙剥丧顿瘁, 无 以守宗族、复田亩为念, 忧悯备极 。不惟其亲密故 旧是取, 复有公言显赏, 许其素 尚, 而激其忠实者。用是积极敬惧, 类 向时所被翰札, 千万有加焉。 故敢悉其笨, 以献摆布 。 大凡荐举之道, 前人之所谓难者, 其难非苟一而 已也。知之难, 言之难, 之难 。夫人有有之而耻言之者, 有有之而乐言之者, 有无之而工言之者, 有无之而不言似有之者 。有之而耻言之者, 上也。虽舜犹难于知之 。孔子亦 曰 “失之子羽 ”。下斯而言知而不失者, 妄矣。有之而言之者, 次也。德如 汉光武, 冯衍不消; 才如王景略, 以尹纬为令史。是 皆终 日号鸣大吒, 而卒 莫之省。无之而工言者, 贼也。赵括得 以代廉颇, 马谡得 以惑孔 明也。今之 若此类者, 不乏于世 。将相大臣闻其言, 而必能辨之者, 亦妄矣。无之而不 言者, 土木类也。周仁 以沉臣为二千石, 许靖以人誉而致位三公。近世尤好 此类, 认为, 最得荐宠。夫言朴笨无害者, 其于 郊野乡闾为匹夫, 虽称 为可也。自抱关打更 以往, 则必敬其事, 愈上则及物者愈大, 何事无用 之朴哉? 今之言曰: “某子, 可 认为大官。”类非古之所谓也, 则必 土木而 已矣。夫捧土揭木而致之岩廊之上, 蒙 以绂冕, 翼 以徒隶, 而趋走其 摆布, 岂有补于万平易近之劳苦哉! 之道, 不益于世用, 凡 以此也, 故 曰知 之难 。孔子 曰: “仁者其言也? 。”孟子病未同而言。然则彼未吾信, 而吾告 之 以士, 必有三间。是将曰: “彼诚知士欤? 知文欤? ”疑之而未沉, 一间也。 又 曰: “彼无乃私好欤? 交 以利欤? ”二间也。又 曰: “彼不脚我而羭我哉? 兹 聖吾事 。”三间也。畏是而不言, 故 曰言之难 。言而有是患, 故 曰之难 。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57 · 唯明者为能得其所以荐, 得其所 以言, 得其所 以听, 一不至则不成冀矣。然 而君子不 以言听之难, 而不务取士。士, 理之本也。苟有司之不吾信, 吾知 之而不舍, 其必有信吾者矣。苟知之, 虽无有司, 而士可 以显, 则吾一旦操 用人之柄, 其必有施矣。故公卿之大任, 莫若索士。士不准备而熟讲之, 卒 然君有 问焉, 宰相有咨焉, 有司有求焉, 其无所 以应之, 则大臣之道或阙, 故不成惮烦 。 今之世言士者, 先文章。文章, 士之末也。然立言存乎其 中, 即末而操 其本, 可十七八, 未易忽也。自古文士之多莫现在, 今之后生为文, 希屈、 马者, 可得数人; 希王褒、刘 向者, 又可得十人; 至陆机、潘岳之 比, 累累相望 。若 皆为之不 已, 则文章之大盛, 古未有也。儿女乃可知之 。今之 俗耳庸 目, 无所取信, 杰然者, 乃见此耳。丈人 以文律通流, 叔仲 鼎列, 全国号为文章家 。今又生敬之 。敬之, 希屈、马者之一也。全国方理 平, 今之文士咸能先理 。理纷歧, 断于古书, 老生曲趣尧舜之道、孔 氏之志, 明而出之, 又古之所难有也。然则文章未必为士之末, 独采纳何如尔! 宗元 自小学为文章, 两头幸联得 甲乙科第, 至 尚书郎, 专百官章奏, 然未能究知 为文之道 。自贬官来无事, 读百家信, 上下奔驰, 乃少得知文章利病 。客岁 吴武陵来, 美其齿少, 才华壮健, 可 以兴西汉之文章, 日取之言, 由于之出 数十篇书。庶几铿锵陶冶, 不时得见古情面状。然彼前人亦人耳, 夫何远哉! 可 以言古, 不成 以言今 。桓谭亦云: 亲见扬子云, 容貌不克不及动听, 安肯 传其书? 诚使博如庄周, 哀如屈原, 奥如孟轲, 壮如, 峻如马迁, 富如 相如, 明如贾谊, 专如扬雄, 犹为今之人, 则世之高者至多矣。由此不雅之, 古之人未必不薄于, 而荣于后世也。若吴子之文, 非丈人无 以知之 。独 恐之才高者, 不愿久学, 无 以尽训诂大雅之道, 认为一世甚盛 。若宗元 者, 才力缺败, 不克不及远骋高厉, 取诸生摩九霄, 抚 四海, 夸耀于后之人矣。 何也? 凡为文, 认为从 。自遭责逐, 继 以大故, 荒乱耗竭, 又常积忧恐, 少矣, 所读书随又遗忘, 一二年来, 痞气尤甚, 加 以众疾, 动做不常。 硔硔然 内生, 霾雾填拥惨沮, 虽成心穷文章, 而病夺其志矣。每 闻 言, 则蹶气慑伏, 抚心按胆, 不克不及 自止 。又永州多火警, 五年之间, 四为大 火所迫 。徒跣走出, 坏墙穴牖, 仅免燔灼。册本狼藉毁裂, 不知所往 。一遇 火恐, 累 日茫洋, 不克不及出言, 又安能尽意于笔砚, 瞗瞗自苦, 以危伤败之魂 哉? 核心之悃眛郁结, 具载所献 《许京兆丈人书》, 不克不及沉烦于陈列。 ·158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之黜弃, 皆望望思得效用, 而宗元独 以无有是念 。自以罪大不成解, 才质无 所入, 苟焉 以叙忧眞为幸, 敢有他志? 伏 以先君禀孝德, 秉曲道, 高于全国, 仕再登朝, 至六品官。宗元无似, 亦尝再登朝至六品矣! 何 以堪此? 且柳 氏 号为富家, 五六从 以来无为朝士者, 岂笨 出数百人左哉? 以是 自忖, 官 已过矣, 宠 已厚矣。夫知脚取知止异, 宗元知脚矣。若便止不受禄位, 姻所 未能。今复得好官, 犹不辞让, 何也? 以人望人, 尚脚 自进 。如其不至, 则 故无憾, 朝上进步之志息矣。出身孑然, 无可 认为家, 虽甚崇宠之, 孰取为荣? 独恨倒霉获托姻好, 而早凋谢, 寡居十余年 。尝有一须眉, 然无一 日之命, 至今无 以托嗣续, 恨痛常正在心 目。孟子称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今之汲 汲于世者, 唯惧此而 已矣! 天若不弃先君之德, 使有世嗣, 或者犹望延寿命, 以及大宥, 得归乡闾, 立家室, 则子道毕矣。过是而犹竞于宠利者, 天厌之! 天厌之! 丈人朝夕归朝廷, 复为大僚, 伏惟 以此为念 。流涕顿颡, 布之座左, 不任感谢感动之至 。 取萧翰林盠书 思谦兄脚下: 昨祁县王师范过永州, 为仆言得张左司书, 道思谦蹇然有 当官, 乃诚帮承平者也。仆闻之喜甚, 然微王生之说, 仆 岂不素知耶? 所喜者耳取心叶, 果于不谬焉尔。 仆倒霉, 向者进当腗腘不安之势, 平居 闭门, 口舌无数, 况又有久取逛 者, 乃岌岌而操其间。其求进而退者, 皆聚为仇怨, 制做, 延伸益肆 。 非的然昭晰, 自断于 内, 则孰能了仆于之间哉? 然仆其时年三十三, 甚 少, 自御史里行得礼部员外郎, 超取显美, 欲免世之求进者怪怒睰嫉, 其可 得乎? 皆欲 自达, 仆先得显处, 才不克不及砙同列, 声不克不及压, 世之怒 仆宜也。取罪人交十年, 官又 以是进, 辱正在附会 。圣朝宏大, 贬黜甚薄, 不 能塞世人之怒, 谤语转移, 嚣嚣嗷嗷, 渐成怪平易近。饰智求仕者, 更詈仆 以悦 雠人, 日为别致, 务相喜可, 自以速征引之 。而仆辈坐益困辱, 万罪 横生, 不知其端 。伏 自思念, 过大恩甚, 乃 致使此。悲夫! 人生少得六七十 者, 今 已三十七矣。长来觉 日月益促, 岁岁更甚, 大都不外数十寒暑, 则无 此身矣。, 又何脚道! 不 已, 只益为罪, 兄知之勿为他人言也。 居戎狄中久, 惯习炎毒, 昏硔沉硘, 意 认为常。忽遇冬风晨起, 薄寒 中 体, 则肌革懔, 毛发萧条, 瞿然凝视, 怵惕 认为异候, 意绪殆非中国人 。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59 · 楚、越间声音, 胉舌胊?, 今听之怡然不怪, 已取为类矣。家生小童, 皆天然哓哓, 日夜满耳, 闻北人言, 则啼呼走匿, 虽病夫亦怛然骇之 。出门 见适州闾贩子者, 其十有, 杖尔后兴。自料居此 尚复几何, 岂可更不知 止, 言说长短, 沉为一世非笑哉? 读 《周易 ·困卦》至 “有言不信, 尚口乃 穷”也, 来去益喜, 曰: “嗟乎! 余虽家置一喙以自称道, 诟益甚耳 。”用是 更乐喑默, 思取木石为徒, 不复。 今皇帝兴, 定邪正, 海 内皆欣欣怡愉, 而仆取四五子者独沦亡如斯, 岂横死欤? 命乃天也, 非者所制, 余又何恨? 独喜思谦, 遭时言道 。 道之行, 物得其利 。仆诚有罪, 然 岂不正在一物之数耶? 身被之, 目睹之, 脚 矣。何须攘袂用力, 而矜 出耶? 果矜之, 又非道也。事诚如斯 。然居理 平之世, 终身为顽人之类, 犹有少耻, 未能尽忘。倘因贼平庆赏之际, 得 以 见 白, 使受天泽余润, 虽朽礖, 不克不及生植, 犹脚蒸出芝菌, 认为瑞物 。 一释废痼, 移数县之地, 则世必 曰罪稍解矣。然后收召灵魂, 买土一廛为耕 瞃, 旦夕歌谣, 使成文章。庶木铎者采纳, 献之法宫, 增圣唐大雅之什, 虽 不得位, 亦不虚为承平之人矣。此正在望外, 然终欲为兄一言焉。宗元再拜 。 取顾十郎书 四月五日, 弟子守永州司马员外置 同正员柳宗元谨致书十郎执事: 凡号 弟子而不知恩之所自者, 也。缨冠束?而趋 以进者, 咸 曰我知恩。知恩 则恶乎辨? 然而辨之亦驳诘也。大略当隆赫柄用, 而蜂附蚁合, 禥禥趄趄, 便僻蒲伏, 以非乎人而售乎 己。若是者, 一旦势异, 则电灭飚逝, 不为 门下 用矣。其或少知耻惧, 恐之非 己也, 则矫于中以貌于外, 其实亦莫能至 焉。然则当当时而确 固自守, 蓄力秉志, 不为向者之态, 则于势之异也固有 望焉。 大凡 以文出门下, 由庶士而登司徒者, 七十有九人 。执事试逃状其态, 则果能效用者出矣。然而 两头招众 口飞语, 碼然?张者, 岂他人耶? 夫固出 自门下。赖 中山刘 禹锡等, 遑遑惕忧, 无 日不正在信臣之 门, 以务 白 。顺 宗时, 显赠荣谥, 扬于天官, 敷于全国, 认为亲戚 弟子光宠。不料罵罵者, 复 以病执事, 此诚痛之, 堙郁澎湃, 不知所发, 常以自憾 。正在野不克不及有 奇节宏议, 以立于, 卒就废逐, 居穷盵, 又不克不及著书, 断往古, 明圣法, 致使无限之名 。进退无 以异于世人, 不克显明门下得士之大 。今抱德厚, 蓄 ·160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愤悱, 思有 以效于前者, 则既谬妄于时, 离散摈抑, 而无所 。长为孤 囚, 不克不及 自明。恐执事终 以不知其始偃蹇退匿者, 将 以无为也; 犹流于 向时求进 者之言, 而下情无 以通, 大德无 以酬, 用为大恨, 固尝不欲言之 。今惧老死 瘴土, 而他人无 以辨其志, 故为执事一出之 。古之人耻躬之不逮, 倘或千万 有一可冀, 复得处, 则斯言几乎践矣。因言感谢感动, 浪然出涕, 书不克不及既。 宗元谨再拜 。 取 裴 埙 书 应叔十 四兄脚下: 比得书示勤勤, 不 以仆为大故, 有动止相悯者, 仆望 已矣。世所共弃, 惟应叔辈一二公独未耳 。仆之罪正在年少功德, 进而不 能止 。俦辈恨怒 以先得官。又倒霉早尝取逛者, 居衡量之地, 十荐贤幸乃一 售, 不得者?张排根, 仆可出而辩之哉? 性又倨野, 不克不及摧折, 以故名益恶, 势益险, 有喙有耳者, 相邮传做丑语, 不知其卒云何。核心之愆尤, 若此而 已。既受而不克不及即死者, 认为久当 自明。今亦久矣, 而嗔骂者 尚不愿 已, 坚然相白者无数人 。 圣上 日兴承平之理, 不贡不王者悉 以诛讨, 而轨制大立, 长使仆辈为匪 人耶? 其终无 以见明, 而不得击壤鼓腹乐尧、舜之道耶? 且全国熙熙, 而独 嗟叹者 四五人, 何其优裕者博, 而局束者寡, 其为纷歧征也何哉? 太和蒸物, 燕谷不被其煦, 一邹子 尚能耻之, 今若应叔辈知我, 岂下邹子哉! 然而不耻 者何也? 之师, 当已平奚虏, 闻吉语矣。然若仆者, 承之后, 必有 殊泽, 飞文之罪, 或者其可 以已乎? 幸致数百里之北, 使全国之人, 不 谓仆为明时异物, 死不恨矣。 金州考成 已久, 独蔑然不迁者何耶? 十二兄宜当更转左职 。十 四兄尝得 数书, 无恙。兄顾惟仆之穷途, 得无意乎? 北当大寒, 人愈安然平静, 惟楚南极 海, 玄冥所不统, 炎 昏多疾, 力量益劣, 昧昧然人事百不记一, 舍忧眞, 则 怠而睡耳 。偶书如斯, 不宣。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61 · 卷二 书 取太学诸生喜诣阙留阳城司业书 二十六 日, 集贤殿正字柳宗元敬致函牍, 太学诸生脚下: 始朝廷用谏议 医生阳公为司业, 诸生陶煦醇懿, 熙然大洽, 于兹四祀而 已, 诏书出为道州 。 仆时通籍光范 门, 就职书府, 闻之悒然不喜。非特为诸生戚戚也, 乃仆亦失 其师表, 而莫有所矜式焉。既而署吏有传致诏草者, 仆得不雅之 。盖从上知阳 公甚熟, 嘉美显宠, 勤至备厚, 乃知欲烦阳公宣风裔土, 覃布美化于黎献也。 遂宽然少喜, 如获慰荐于皇帝休命 。然而退 自感悼, 幸生 明圣不讳之代, 不 能布露所蓄, 论列大体, 闻于下执事, 冀少见采纳, 而还阳公之南也。翌 日, 退 自书府, 就车于司马门外, 闻之于抱关掌管者, 道诸生爱慕阳公之德教, 不忍其去, 稽首西阙下, 恳悃至愿乞留如故者百数十人。辄用抚手喜甚, 震 忭不宁, 不料旧道复形于今 。仆尝读李元礼、嵇叔夜传, 不雅其言太学生徒仰 阙赴诉者, 仆谓讫千百年不成睹闻, 乃今 日闻而睹之, 诚诸生见赐甚盛 。 於戏! 始仆少时, 尝成心逛太学, 受师说, 以植志持身焉。其时说者咸 曰: “太学生聚为朋曹, 侮老慢贤, 有堕窳败业而利 口食者, 有崇饰而 肆斗讼者, 有凌傲长上而谇骂有司者 。其退然 自克, 特殊于世人者无几耳 。” 仆闻之, 礏骇怛悸, 良痛其逛之 门, 而众为是胋胋也。遂退托乡闾家塾, 考厉志业, 过太学之 门而不敢?顾, 尚何能仰视其学徒者哉! 今乃奋志厉义, 出乎千百年之表, 何闻见之乖剌欤? 岂说者过也, 将亦时异人异, 无 向时之 桀害者耶? 其无乃阳公之渐渍导训, 明效所致乎? 夫如是, 服遗教, 居 皇帝太学, 可无愧矣。 於戏! 阳公有博厚恢弘之德, 能容善伪, 来者不拒 。曩闻有狂惑小生, 依托 门下, 或乃飞文陈笨, 恶棍, 而论者认为言, 谓阳公过于纳污, 无 人师之道 。是大否则 。仲尼吾党狂狷, 南郭献讥; 曾参徒七十二人, 致祸负 刍; 孟轲馆齐, 从者窃屦 。彼一圣两贤人, 继为大儒, 然犹不免, 如之何其 拒人也? 俞、扁之 门, 不拒病夫; 绳墨之侧, 不拒枉材; 师儒之席, 不拒 曲 士, 理虽然也。且阳公之正在于朝, 四方闻风, 仰而卑之, 贪 冒苟进邪薄之夫, 庶得少沮其志, 不遂其恶, 虽微师尹之位, 而人实具瞻焉。取其宣风一方, ·162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覃化一州, 其功之远近, 又可量哉! 诸生之言非独为 己也, 于国体实甚宜, 愿诸生勿得私之 。想复再上, 故少佐笔端耳 。?此 良志, 俾为史者有 以纪述 也。勤奋多贺。柳宗元 白。 取崔连州论石钟乳书 宗元 曰: 前 以所致石钟乳非 良, 闻子敬所饵取此类, 又闻子敬时愦闷动 做, 宜 认为未得其粹美, 而为粗矿燥悍所 中, 惧伤子敬醇懿, 仍习, 故 勤勤 以云也。再获书辞, 辱援引地舆证验, 多过数百言, 认为土之所 出乃 良, 无不成者 。是将否则 。夫言土之出者, 固多 良而少不成, 不谓其咸无不成也。 草木之生也依于土, 然即其类也, 而有居山之, 或近水, 或附石, 其性 移焉。又况钟乳曲产于石, 石之精粗疏密, 寻尺 。而穴之上下, 土之薄 厚, 石之高下不成知, 则其依而产者, 固纷歧性 。然 由其细密而出者, 则油 然而清, 炯然而辉, 其窍滑 以夷, 其肌廉 以微。食之使人温柔, 其气宣 流, 生 胃通肠, 寿善康宁, 心平意舒, 其乐愉愉 。由其粗疏而下者, 则奔突 结涩, 乍大乍小, 色如枯骨, 或类死灰, 淹腛不发, 丛齿积, 沉浊顽璞 。 食之使人偃蹇壅郁, 泄火生风, 戟喉痒肺, 幽关不聪, 心烦喜怒, 肝举气刚, 不克不及和平 。故君子慎焉。取其色之美, 而不必唯土之信, 以求其至精, 凡为 此也。幸子敬饵之近不至于是, 故可止御也。 必若土之出无不成者, 则东南之竹箭, 虽旁岐揉 曲, 皆可 以贯犀革; 北 山之木, 虽瑰异液瞒, 空中立枯者, 皆可 以梁百尺之不雅, 航千仞之渊; 冀之 北土, 马之所生, 凡其大耳短?, 拘挛蜿跌, 薄蹄而曳者, 皆可 以胜百钧, 驰千里; 雍之块璞, 皆可 以备砥砺; 徐之粪壤, 皆可 以封太社; 荆之茅, 皆 可 以缩酒; 之元龟, 皆可 以 卜; 泗滨之石, 皆可 以击考, 若是而不大谬 者少矣。其正在人也, 则鲁之晨饮其羊, 关毂而腝轮者, 皆可 认为师儒; 卢之 沽名者, 皆可 认为太医; 西子之里, 恶而脄者, 皆可 以当侯王; 山西之 冒没 轻?, 沓贪而忍者, 皆可 以凿凶门, 制阃外; 山东之稚腜朴鄙, 力农桑, 啖 枣栗者, 皆可 以谋谟于庙堂之上 。若是则反伦悖道甚矣, 何 以异于是物哉? 是故 《经》中言丹砂者, 以类芙蓉而有光; 言当归者, 以类马尾蚕首; 言人参者, 以人形; 黄芩 以腐肠; 附子八角; 甘遂赤肤, 类不成悉数 。若果 土宜乃善, 则云生某所, 不妥又云某者 良也。又 《经》注 曰: 始兴为上, 次 乃广、连 。则不必服, 正为始兴也。今再三为言者, 唯欲得其英精, 以固子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63 · 敬之寿, 非 以知药石、角技术也。若 以服饵, 不必利 己, 姑务胜人而夸辩博, 素不望此于子敬, 其否则 明矣, 故毕其说 。宗元再拜 。 取李睦州论服气书 二十六日, 宗元再拜 。前四五 日, 取 邑中可取逛者逛笨溪, 上池西小丘, 坐柳下, 酒行甚欢 。坐者咸望兄不克不及俱 。认为兄由服气 以来, 貌加老, 而心 少欢愉, 不若前客岁时。既言, 皆沮然眄睐, 思有以已兄用斯术, 而未得 。 间一 日, 濮阳吴武陵最轻健, 先做书, 道六合、日月、黄帝等, 下及列仙、 方士 皆死状 。出千余字, 颇甚快辩。伏睹兄貌笑 口顺而神不偕来, 及食时, 窃睨和糅燥湿, 取啖饮多寡犹 自如 。是兄阳德其言, 而阴黜其忠也。若古之 强大诸侯然, 负固怙力, 敌至则诺, 去则肆, 是不成变之尤者也。攻之不得, 则宜济师; 今吴子之师 已遭诺而退矣, 笨敢厉锐擐坚, 鸣钟鼓 以进, 决于城 下, 惟兄明听之 。 凡服气之大不成者, 吴子 已悉陈矣。悉陈而不变者无他, 以服气书多美 言, 认为得长久大利, 则又安得弃吾美言大利, 而从他人之苦言哉? 今笨甚 呐, 不克不及多言。大凡服气之可不死欤, 不成欤? 寿欤, 夭欤? 康宁欤, 疾病 欤? 若是者, 笨皆不言。但 以世之两事 己所经见者类之, 以明兄所信书必无 可用 。笨长时尝嗜音, 见有学操琴者, 不克不及得硕师, 而偶传其谱, 读其声, 以布其爪指 。蚤起则胏胏?? 以逮夜, 又增 以脂烛, 烛不脚则讽而鼓诸席 。 如是十年, 认为极工 。出至大都 邑, 操于世人之坐, 则 皆得大笑 曰: “嘻, 何 清浊之乱, 而疾舒之乖欤? ”卒大惭而归。及年少长, 则嗜书, 又见有学书 者, 亦不克不及得硕师, 独得 国故书, 伏而攻之, 其勤若 向之为琴者, 而年又倍 焉。出曰: “吾书之工, 能为若是。”知书者又大笑 曰: “是形纵而理逆 。”卒 为全国弃, 又大惭而归。是二者, 皆极工而反弃者, 何哉? 无所师而徒状其 文也。其所不成传者, 卒不克不及得, 故虽穷 日夜, 弊岁纪, 愈远而不近也。今 兄之所 认为服气者, 果谁师耶? 始者独见兄传得气书于卢遵所, 伏读三两 日, 遂用之; 其次得气诀于李计所, 又参取而大施行焉。是书是诀, 遵取计 皆不 能知, 然则兄之所 以学者无硕师矣, 是取向之两事者无毫末差矣。宋人有得 遗契者, 密数其齿 曰: “吾富可待矣。”兄之术, 或者其类是欤? 兄之不信, 今使号于全国曰: “孰为李睦州友者? 今欲 已睦州气术者左 袒, 不欲者左袒 。”则凡兄之友 皆偏袒矣; 则又号曰: “孰为李睦州客者? 今 ·164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欲 已睦州气术者偏袒, 不欲者左袒 。”则凡兄之客 皆偏袒矣; 则又 以是号于 兄之宗族, 皆偏袒矣; 号姻娅, 则偏袒矣; 入而号之 闺门之 内子姓密切, 则 子姓密切皆偏袒矣; 下之号于臧获仆妾, 则臧获仆妾 皆偏袒矣; 出而号于素 为将率胥吏者, 则将率胥吏 皆偏袒矣; 则又之全国号曰: “孰为李睦州雠者, 今欲 已睦州气术者偏袒, 不欲者左袒。”则凡兄之雠者 皆左袒矣。然则短长 之源不成知也。友者欲久存其道, 客者欲久存其利, 宗族婚娅欲久存其戚, 闺门之内子姓密切欲久存其恩, 臧获仆妾欲久存其从, 将率胥吏欲久存其 势, 雠欲速去其害。兄之为是术, 凡全国欲兄久存者 皆惧, 而欲兄速去者独 喜。兄为而不 已, 则是背亲而取雠 。夫背亲而取雠, 不及 中人者皆知其为大 戾, 而兄安焉, 固小子之所懔懔也。 兄其成心乎卓然 自更, 使雠者失望而眞, 亲者得欲而? 。则笨愿椎肥牛、 击大豕、瞈群羊, 认为兄饩; 穷陇西之麦, 殚江南之稻, 认为兄寿 。盐东海 之水 认为咸, 醯敖仓之粟认为酸, 极五味之适, 致五藏之安, 心恬而志逸, 貌美而身胖, 醉饱讴歌, 愉怿?欢, 流声誉于无限, 垂功烈而不刊, 不亦 旨 哉? 孰取去味以即淡, 去乐以即愁, 悴悴焉肤 日皱, 肌 日虚, 守无所师之术, 卑不成传之书, 悲所爱而庆所憎, 徒 曰我能坚壁拒境, 认为强大, 是 岂所谓 强而大也哉? 无任疑惧之甚 。谨再拜 。 答巢书 奉二月九 日书, 所 以抚教甚具, 无 以加焉。丈人用文雅, 从良知, 日以 眝大府之政, 甚适 。工具来者, 皆曰: “海上多君子, 周为倡焉。”敢再拜称 贺。 宗元 以罪大摈废, 居小州, 取阶下囚为朋 。行则若带?索, 处则若关枷锁, 彳亍而无所趋, 拳拘而不克不及肆, 槁焉若礖, 罧焉若璞 。其形固若是, 则其 中 者可得矣, 然犹未尝肯道等事 。今丈人乃盛誉 山泽之脅者, 认为寿且神, 其道若取尧、舜、孔子似不相类焉, 何哉? 又 曰: 饵药可 以久寿, 将分 以见 取, 固小子之所不欲得也。尝 以君子之道, 处焉则外笨而 内益智, 外讷而 内 益辩, 外柔而 内益刚; 出焉则外 内若一, 而时动 以取其宜当, 而生人之性得 以安, 之道得 以光 。获是而 中, 虽不至繪老, 其道寿矣。今夫山泽之脅, 于我无有焉。视世之乱若理, 视人之害若利, 视道之悖若义; 我寿而生, 彼 夭而死, 固动其肺肝焉。昧昧而趋, 屯屯而居, 若不足; 掘草烹石,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65 · 以私其筋骨而 日以益笨, 他人莫利, 己独 以愉 。若是者愈千百年, 滋所谓夭 也, 又何 认为高超之 图哉? 宗元始者讲道不笃, 以蒙世显利, 动获大磢, 用是奔窜, 为世之所 诟病 。凡所设备, 皆认为戾, 从而吠者成群 。己不克不及明, 而况人乎? 然苟守 先圣之道, 由大中以出, 虽万受摈斥, 不更乎其 内。大都类往时京城西取丈 人言者, 笨不克不及改。亦欲丈人固往时所执, 推而大之, 不为方士所惑。仕虽 未达, 无忘生人之患, 则之道幸甚, 其必有陈矣。不宣。 取杨诲之疏解车义第二书 张操来, 致脚下四月十八 日书, 始复客岁十一月书, 言 《说车》之说及 亲戚相知之道 。是二道, 吾于脚下固具焉不疑, 又何逾岁时而乃克也? 徒亲 戚, 不外欲其勤读书, 决科求仕, 不为大过, 如斯 已矣。告之而不更则忧, 忧则思复之; 复之而又不更则悲, 悲则怜之 。何也? 戚也。安有 以尧、舜、 孔子所传者而往责焉者哉? 徒相知, 则思责以尧、舜、孔子所传者, 就其道, 施于物, 斯已矣。告之而不更则疑, 疑则思复之, 复之而又不更, 则去之 。 何也? 外也。安有 以忧悲且怜之之志而强役焉者哉? 吾于脚下固具是二道, 虽百复之亦将不 已, 况一二敢怠于言乎? 仆之言车也, 以内可 以守, 外可 以行其道。今子之说 曰“柔外刚中”, 子 何取于车之疏耶? 果为车柔外刚中, 则未必不为弊车; 果为人柔外刚中, 则 未必不为恒人 。夫刚柔无恒位, 皆宜存乎中, 有召焉者正在外, 则出应之 。应 之皆宜, 谓之时中, 然后得名为君子 。必 曰外恒柔, 则遭夹谷武子之台。及 为蹇蹇匪躬, 以革君心之非。庄 以莅乎人, 君子其不克欤? 中恒刚, 则当下 气怡色, 济济切切, 哀矜、淑 问之事, 君子其卒病欤? 吾 认为刚柔 同体, 应 变若化, 然后能志乎道也。今子之意近是也, 其号非也。内可 以守, 外可 以 行其道, 吾 认为至矣, 而子不欲焉, 是吾所 以惕惕然忧且疑也。 今将 申告子 以古之道: 《书》之言尧, 曰 “允恭克让 ”; 言舜, 曰 “温恭允塞 ”; 禹闻则拜; 汤乃悔改不碙; 高宗 曰“启乃心, 沃朕心”; 惟 此文王, 不寒而栗, 日昃不暇食, 坐 以待旦; 武王引全国诛纣, 而代之位, 其意宜肆, 而 曰 “予小子, 不敢荒宁”; 周公践皇帝之位, 捉发吐哺; 孔子 曰: “言忠信, 行笃敬 ”; 其言曰: “夫子温 良恭俭让 以得之 。”今吾子 曰: “自度不成能也。”然则 自尧、舜 以下, 取子果异类耶? 乐放弛而愁检局, 虽 ·166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取子 同。能求诸中, 以厉乎 己, 久则安泰之矣, 子则肆之 。其所 以 异乎, 正在是决也。若果 以圣取我异类, 则 自尧、舜 以下, 皆宜纵 目?鼻, 四手八脚, 鳞毛羽鬣, 飞走变化, 然后乃可 。苟不为是, 则亦人耳, 而子举 将外之耶? 若然者, 圣 自圣, 贤 自贤, 世人 自世人, 咸任其意, 又何 以做言 语立事理, 千百年全国之? 是 皆无益于世, 独遗功德者藻缋文字, 以矜 世取誉, 不脚沉也。故 曰: “中人 以上, 可 以语上, 唯上智取下笨不移 。” 吾 以子近上智, 今其言曰 “自度不成能也”, 则子果不克不及为中人 以上耶? 吾 之忧且疑者 以此 。 凡儒者之所取, 大莫 尚孔子 。孔子七十而纵心。彼其纵之也, 度不砙矩 尔后纵之 。今子年有几? 自度果能不砙矩乎? 而遽乐于纵也! 傅说 曰: “惟 狂克念做圣 。”今夫狙猴之处山, 叫呼跳梁, 其轻躁狠戾异甚, 然得而絷之, 未半 日则定坐求食, 唯人之为制 。其或优人得之, 加鞭發, 狎而扰焉, 跪起 趋走, 咸能为人所为者 。未有一焉, 疾走掣顿, 踣弊 , 故吾信夫狂之为 圣也。今子有贤人之资, 反不愿为狂之克念者, 而 曰“我不克不及, 我不克不及”。舍 子其孰能乎? 是孟子之所谓不为也, 非不克不及也。 凡吾之致书, 为 《说车》, 皆圣道也。今子 曰: “我不克不及为车之说, 但当 则法圣道而 内无愧, 乃可长久 。”呜呼! 吾车之说, 果不为圣道耶? 吾 以内 可 以守, 外可 以行其道告子 。今子 曰: “我不克不及翦翦拘拘, 以同世取荣。”吾 岂教子为翦翦拘拘者哉? 子何考吾车说之不详也? 吾之所云者, 其道 自尧、 舜、禹、汤、高宗、文王、武王、周公、孔子 皆由之, 而子不谓圣道, 抑 以 吾为取世 同波, 工为翦翦拘拘者? 以是教 己, 固迷吾文, 而悬定吾意, 甚不 然也。不 以人废言, 吾虽少时取世 同波, 然未尝翦翦拘拘也。又子 自言 “处众 中盢侧扰攘, 欲弃去不敢, 犹勉强取之居 ”。苟能是, 何 以不克为车之 说耶? 忍污杂嚣碼, 尚可恭其体貌, 逊其言辞, 何以不成吾之说? 吾未尝为 佞且伪, 其 旨正在于恭宽退让, 以售之道, 及乎人, 如斯而 已矣。尧、舜 之让, 禹、汤、高宗之戒, 文王之小心, 武王之不敢荒宁, 周公之吐握, 孔 子之六十九未尝纵心, 彼七八者所为若是, 岂恒愧于心乎? 慢其貌, 肆 其志, 茫洋尔后言, 偃蹇尔后行, , 掉臂齿类, 人 皆心非之, 曰 “是礼不脚者 ”, 甚且见骂。如是而心反不愧耶? 之礼让, 其且为伪乎? 为佞乎? 今子又 以行险为车之罪。夫车之为道, 岂乐行于险耶? 度不得 已而至乎 险, 期勿败罢了耳 。良人子亦然, 不求险而利也, 故 曰 “危邦不入, 乱邦不 古典散文篇 ·柳 宗元文集 ·167 · 居 ”。“国无道, 其默脚 以容”。倒霉而及于危乱, 期勿祸而 已耳 。且子 以及 物行道为是耶, 非耶? 伊尹以生报酬 己任, 管仲衅浴 以伯济全国, 孔子仁之 。 凡君子为道, 舍是宜无 认为大者也。今子书数千言, 皆未及此, 则学旧道, 为古辞, ?然而措于世, 其卒果何为乎? 是之不为, 而甘罗、终军 认为慕, 弃大而录小, 贱本而贵末, 夸世而钓奇, 苟求知于后世, 以之道为不若 二子, 仆 认为过矣。彼甘罗者, 摆布反覆, 得利弃信, 使秦背燕之亲 己而反 取赵合, 致使危于燕 。全国以是益知秦不信, 视函谷关若豺狼之窟, 罗 实使然也。子而慕之, 非夸世欤? 彼终军者, 诞谲险薄, 不克不及以道匡汉 从好和之志, 视全国之劳, 若不雅蚁之移穴, 玩而不戚; 人之死于胡越者, 赫 然千里, 不克不及谏而又纵踊之; 己则决起奋怒, 掉强越, 挟淫夫, 以媒老妇, 欲蛊夺人之 国, 智不克不及断, 而俱死焉。是无异卢狗之遇嗾, 呀呀而走, 掉臂 , 唯嗾者之从, 何无 已也? 子而慕之, 非钓奇欤? 二小子之道, 吾 不欲吾子言之 。孔子 曰: “是闻也, 非达也。”使二小子及孔子 氏, 曾不得取 于琴张、牧皮狂者之列, 是固不宜 认为的也。 且吾子之要于世者, 处耶, 出耶? 从上 以圣 明进有道, 兴大化 。枯槁伏 匿缧锢之士, 皆思积极冲凉, 期辅尧、舜 。万一有所不及, 丈人方用德艺达 于邦家, 为大官, 以立于全国。吾子虽欲为处, 何可得也? 则固出而 已矣。 将 出于世而仕, 未二十而任其心, 吾为子不取也。冯妇好搏虎, 卒士; 周处狂横, 一旦改节, 皆老而 自克。今子素慈善家, 年又甚少, 血气不决, 而 忽欲为阮咸、嵇康之所为, 守而不化, 不愿入尧、舜之道, 此甚未可也。 吾意脚下所 以者, 恶佞之尤, 而不悦于恭耳 。不雅过而知仁, 弥见吾 子之方其 中也, 其乏者独外之圆耳 。屈子 曰: “惩于羹者而吹膖 ”。吾子其类 是欤? 佞之恶而恭反获咎。所贵乎中者, 能时当时也。苟不适其道, 则 肆取佞同。山虽高, 水虽下, 其为险而害也, 要之不异 。脚下当取吾 《说 车》申而复之, 非为佞而利于险也明矣。吾子恶乎佞, 而恭且不欲, 今吾又 以圆告子, 则圆之为号, 固子之所宜甚恶 。方于恭也, 又将千百焉。然吾所 谓圆者, 不如世之突梯苟冒, 以矜利乎 己者也。固若轮焉: 非特于可进也, 锐而不畅; 亦将于可退也, 安而不挫; 欲如轮回之无限, 不欲如转丸之走下 也。乾健而运, 离丽而行, 夫 岂不 以圆克乎? 而恶之也? 吾年十七, 求进士, 四年乃得举 。二十四求博学宏辞科, 二年乃得仕 。 其间取为群辈数十百人 。其时志气类脚下, 时遭讪骂诟辱, 不为之面, 则为之背。历年, 日思摧其形, 锄其气, 虽甚 自折挫, 然 已得号为狂疏 ·168 · 中汉文学名著百部 人矣。及为蓝 田尉, 留府庭, 旦暮走谒于大官堂下, 取卒伍无别 。居曹则俗 吏满前, 更说买卖, 商算赢缩 。又二年为此, 度不克不及去, 益学 《》, “和 其光, 同其尘 ”, 虽 自认为得, 然 已得号为轻薄人矣。及为御史郎官, 自以 登朝廷, 短长益大, 愈惊骇, 思欲不失色于人。虽戒励加切, 然卒不免为连 累废逐。犹 以前时遭狂疏轻薄之号既闻于人, 为恭让未洽, 故罪至而无所 明 之 。至永州七年矣, 蚤夜惶惑, 逃思咎过, 往来甚熟, 讲尧、舜、孔子之道 亦熟, 益知出于世者之难 自任也。今脚下未为仆向所陈者, 宜乎欲任 己之志, 此取仆少时何异? 然循吾 向陈者而 由之, 然后知难耳 。今吾先尽陈者, 不欲 脚

1.本坐不应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间接下载发生的问题本坐不予受理。

请盲目恪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律例,严禁发布、、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颁发评论

Copyright 2018-2021 www.comnier.com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